您的位置:首页  »  【叹息的蔷薇】(46)作者:墨染空城


               第四十六章

  Sucy对开后门倒也不陌生,只不过真的不想让这个家伙太过得意,可是没有办法,如果不答应他,后果会更加的严重。「随、随你的便吧,啊……轻一点,你想干死我啊?你、你有没有套套,我今天有上过厕所……啊,不要掐人家的奶头啊,坏蛋!」

  小庄喘着粗气,「我裤袋里有,等我把你干爽了,我就去拿,待会准保让你再爽一次,下次还得主动来找我,哈哈!咦,我怎么好像身体没啥力气了?整个人突然变得好困……」

  「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晕倒啊,我、我好像快了……啊……小庄加油!」Sucy兴奋地扭动着屁股。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唉,我怎么全身使不上劲啦,这天气不可能会中暑啊,靠,头变得昏沉沉的……」

  「一个大男人不要婆婆妈妈的,专心办事,一点屁事值得大惊小怪的嘛,啊……用力一点,你中午没吃饭么?」Sucy嘴里哼哼唧唧正在兴头上,感觉后边的力道越来越小,她回过头正想训斥几句,忽然小庄如一滩烂泥般地压在她的身上。Sucy被他一百八十斤的体重压得四肢贴床,差点喘不过气来,「你这个该死的,还不快点起来,我快被你压死啦!真他妈没用,早不晕晚不晕,就在人家快要那啥的时候晕倒,关键时刻掉链子,人渣一个!」

  好在Sucy平时有健身的习惯,总算还有几分力气,不过还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小庄的身体底下钻了出来,又艰难地将他翻过身来,移到了床中央,累得她坐在床沿上喘个不停。

  Sucy注视着小庄的身体,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小穴,只感觉下面全是水,有一团火在那里无从发泄,身体难受得要命。她握住小庄的鸡巴撸动了几下,还是硬梆梆的,忍不住内心一动,我要不要坐在他上面自己解决呢?反正神不知鬼不觉,先爽了再说。事不宜迟,Sucy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翻身正准备坐到小庄的肉棒上面,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三长两短!

  Sucy叹了口气,无力地从他身上翻了下来,依晗你还真是会挑时间啊,就不能晚来几分钟么?真是太不厚道了,搞得人家欲求不满的。

  Sucy匆匆穿上了衣服,光着脚跑出去开门。

  「成啦?」依晗紧张的瞪着她。

  「成了,你那边呢?」

  「那还用说,要不然我哪里还有脸回来找你!」两姐妹开心得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又叫又跳的。

  依晗仔细端详着Sucy,「你、你没事吧?那个家伙有没有对你……」
  「没事,只不过被他占了点便宜,走,我带你进去,这家伙睡得像头死猪。」Sucy把门反锁上,拉着依晗的手走进了卧室。

  两人站在床前,欣赏着小庄「迷人的胴体」。

  「这个混蛋,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方泄我心头之恨!」依晗咬牙切齿的说。她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小庄赤裸的身体她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转过身紧紧拉着Sucy的手,眼圈都有些发红了,「Sucy,对不起,为了我的事情让你遭罪了,他刚才对你是不是很粗暴?」

  Sucy凄然一笑,「没事啦,我本来就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就是小儿科,你不用在意,恰恰相反,我还乐在其中呢,呵呵。来,我们得先把他给绑上,要不然待会可就麻烦了!」依晗感动地拍了她一下。

  Sucy从抽屉里取出几个事先准备好的皮制腕扣,就是SM常用的那种,和依晗两人将小庄的四肢紧紧铐住,绳子另一端分别绑在了床的四个角上,还给他蒙上了个眼罩。小庄的身体被拉成了一个大字。嗯,中间还多了点东西,应该是个「太」字才对。

  「这头又脏又臭的死肥猪,刚才差点没把我给压死。晗晗,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了,你想怎么修理他都可以,这种人渣不需要手下留情,必须一次搞到他怕为止,要不然一辈子都会阴魂不散的。」

  依晗想到之前在床上被他凌辱的一幕,也是恨得牙痒痒,这一刻她已经期待了好几天,晚上失眠的时候就一直寻思着要如何虐待这两个家伙,方能解心头之恨。

  她从外面拎了一包东西回到卧室,又把窗户关严拉上了厚厚的窗帘。Sucy点了点头,拿起一瓶冰冻的矿泉水浇到了小庄的脸上。小庄哦的一声,身体抖动了几下,「嗯,怎么回事……别来烦我……头晕……」这家伙还是迷迷糊糊的,看来药劲挺大。

  「让他欣赏点音乐,提升一下艺术修养。」Sucy扬了扬下巴。

  依晗心领神会,取出一副耳机戴到小庄的耳朵上面,接上手机,将音量调到最大,随即按下了播放键。

  「啊!!!太吵了,怎么回事,我的耳朵都快要聋了!我、我的手怎么被绑住了?是哪个龟儿子算计我?啊……快把耳朵拿掉,我就快疯啦。再不把我放开你会后悔的,是谁在玩我?」

  小庄一脸的愤怒,拼命地扭动着身体,床铺被折磨得不停发出噗通噗通的响声,好像随时就要坍塌的样子。Sucy和依晗面无表情的站在两侧,冷冷的注视着他。

  「啊!是哪个混蛋在玩我啊,快点住手,我再也受不了了。吓?难道这是个陷阱?是不是你?刚才被我操得呱呱叫的小妖精?你下午是故意引我过来的对吧?啊……你再不把我放开,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我还会找七八个男人把你给轮奸了!啊!!!这播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求你快停止吧,我真的不行了……」

  小庄在床上时而愤怒,时而哀求,时面恐吓,到最后居然泪流满面,还哈哈大笑了几声,好像真的有点疯癫了。噪声污染是很恐怖的,它比肉体上的折磨还要残酷,它是直接摧毁你的精神和意志,让你神经失常那种。何况依晗手机里播放的都是些各式各样最难听的声音,比如钻头和金属碰撞,刀叉在盘子上摩擦,打桩机的超重低音,还有女人的尖叫声……小庄完全陷入了疯癫的状态,全身抖动个不停,到最后居然口吐白沫,而且还小便失禁了……那处场面还真是惨死忍睹。

  依晗有些看不下去,心里一软,「要不先停一停?我怕他、怕他会出事情。」
  Sucy白了她一眼,「你啊,就是心肠太软了,才会着了他们的道。好吧,暂时放他一马,我可不想他那么容易就完蛋了,后面还有更多精彩节目在等待着他呢。」

  依晗上前摘下了小庄头上的耳机,看到他气若游丝、神情委顿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

  小庄喘息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快点把老子的眼罩摘了,我知道你们是谁了。一个是刚才色诱我的骚货,另外一个,哼哼,当然就是在床上被我搞得死去活来的依晗咯!你的指尖碰到我的脸就知道是你,还有你身上独特的气味。几天没见你是不是想我啦?菊花又痒了不是?快点坐上来老子准保操得你不停求饶,哈哈!」

  依晗气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走上前用鞋跟在他鸡巴上狠狠踩了一脚!小庄发出一声惨叫,嘴里骂得更加凶了,把她俩骂成是这世界上最淫荡、最下贱的女人。这家伙显然相当的彪悍,不是轻易就屈服那种。

  Sucy上前摘下了他的眼罩,冷冷地注视着他。

  小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美女,你还是不穿衣服好看。你的奶头现在还疼不疼?真后悔刚才没把你给爆菊了,不知你的菊花比起依晗的如何?她后面可是非常紧的,我是她菊花的第一个主人哦!哈哈!」

  依晗气得浑身不停发抖,到最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Sucy坐到床沿上,脸上波澜不惊,鲜红的指甲在小庄的身体上轻轻划过,「听依晗说,你经常在她面前炫耀自己在东莞打工的日子,还说周末就去大保健,那里的技师水平很高对吧?」

  「那些技师确实不错,但是论吹箫的水平绝对不如你,小妖精,再给我吹一下呗!」小庄用眼神已经强奸了Sucy七八回。

  Sucy手指用力掐着小庄的乳头,又点开了自己的手机,「你总该知道,我们女人可是嫉妒心很强的。我和依晗就不信了,那些技师的水平真的有那么高?我手机里有一份东莞大保健的菜单,现在我们打算来模仿一下,由你来鉴定一下我俩是否合格。」

  小庄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俩想去做鸡啊?这还不简单,逼良为娼从来就是我的强项,来吧,把爷侍候好了,我考虑引荐你们到东莞最大的『浣花宫』去上班,月入十万不是梦!」

  小庄明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但他嘴上还是不肯认输,还真有点死也要死得痛快的气势。

  Sucy清了清嗓子,「嗯,我来看看上边都写了哪些项目。第一项是『吊茶包』?」

  「我想起来了,之前你光给老子吹箫,还没给老子舔蛋蛋呢,快点把嘴巴张开,我的蛋蛋可是又圆又大哦!你猩红的小嘴一定会很充实。」

  「好呀好呀,我正想试试味道如何呢。咦,你刚才撒尿了,下边臭得要命。晗晗,麻烦你倒杯水进来,我们来玩『吊茶包』,顺便把他的蛋蛋洗一洗。」Sucy微笑着说。

  依晗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不一会端着一杯滚烫的开水走了进来。看到那杯还有冒着热气的茶杯,小庄内心隐隐感觉不妙,「喂,你们不要乱来啊,你们这是非法禁锢,如果你们敢伤害我的身体,那可是犯法的,你们不可以这样。」
  Sucy接过茶杯放到小庄的下面,一只手提起他的阴茎,另一只手把阴囊放进了茶杯里。「啊!!!」小庄发出一声惨叫,下身痛苦地扭动个不停,「你这个贱货下手好狠,我一定不会饶了你!啊……快点把杯子拿开,再这样下去我要断子绝孙了,啊……烫死我了!」

  Sucy得意的欣赏着小庄脸上痛苦的表情和杀猪盘的嚎叫,手指拎着阴囊一上一下地吊着「茶包」。

  依晗刚开始还蹲在一旁饶有兴致的观看,没多久脸上笑容开始变得僵硬,她忍不住轻轻扯了一下Sucy的衣服。

  Sucy心想确实不能玩得太过份,如果真把他搞成个太监可就麻烦了,依依不舍地把茶杯辙了下去。小庄可怜的阴囊被烫得通红,就像两颗煮熟了的鸡蛋,仿佛还在冒着热气呢。

  小庄终于松了口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嘴上骂个停,眼神还是相当的倔强。
  Sucy又拿起一支矿泉水浇到他的下身,「这就叫冰火两重天了,爽吧?」冰水确实稍稍缓解了阴囊被烫伤的灼热感,小庄舒服地点了点头,望向Sucy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感激。

  「接下来还有个项目叫推油,哈,晗晗接下来该你上场了,你的咪咪比较大。」
  依晗白了她一眼,从袋子里掏出了一颗榴莲。

  小庄身体微微发抖,「你、你们又想干什么?喂,不要玩得太过份啊。依晗,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开心?呵呵……」依晗凄然一笑,戴上了手套,双手拿起榴莲站到小庄身边,接着把凹凸不平、长满尖刺的榴莲按到他的身上。「这对咪咪够大了吧,在你身上拖动是不是很爽啊?」依晗轻咬银牙,将榴莲沿着他的胸口一路往下拖,随着小庄发出连声惨叫,他的身上被划出了无数道的血痕,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依晗狠下心不停地将榴莲在他身上各个部位滚来滚去,仿佛用石磨在碾压着黄豆一般,小庄嗓子都喊哑了,「你这个万人骑的烂货,在床上被我操得直翻白眼,现在居然恩将仇报,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啊……你是想吃煎牛扒么,我身上的肉都让你给辗烂啦!你这个贱货、荡妇,我真后悔在床上没有干死你,你奶头上面的牙印就是咱俩永恒的印记,哈哈!啊……痛死我了,你干死你个骚货!哈哈,好爽,这个时候如果那个长腿淫娃肯给我口一下那就更好了!」

  「这个时候还油嘴滑舌的,好,我让你彻底地爽一次!」Sucy已经忍了他很久,一把抢过依晗手上的榴莲,用力砸在了小庄的鸡巴上面!小庄一声哀嚎,下身痛苦地扭动了几下,差点就昏死了过去。

  两个人累得坐在椅子上直喘气,原本想折磨他解解气,没想到这小子倒是宁死不屈那种,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来啊,你俩还有什么招继续使出来啊!有机会得到两位美女的调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接下来是不是皮鞭和滴蜡呢?我都快要高潮了,真想射你们一脸!」小庄的眼神依然倔强。

  两人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挫败感,这家伙还真是一根筋啊,说不清到底是硬汉还是不识时务,看样子必须将他的尊严无情的践踏,就好像男人在床上才能把女人完全征服一样。这家伙好像百毒不侵啊!

  Sucy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内心有了主意。「菜单上还有一项,叫什么毒龙钻,猛男,这是什么东东啊?」

  小庄愣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这、这就是让我爆你的菊花!来啊,自己坐上来啊,保证直接顶到你的大肠里面。依晗,记不记得上次,我插的明明是你的屁眼,可为什么你的小穴却在不停的喷水呢?」

  依晗又羞又气,举起榴莲就想再次砸到他的鸡巴上面。Sucy制止了她,偷偷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依晗脸露喜色跑了出去。

  「你这个荡妇又想玩什么花样?老子不怕,无论你们如何折磨我,也改变不了你俩被我操过的事实,老子早就值了!依晗还吞过我数不清的蛋白质呢,哈哈!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你们最好现在就把我嫩死,要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Sucy听了隐隐有些害怕,毕竟是女孩子,又是第一次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确实担心如果无法控制住小庄,将来不知会演变成怎样的一种局面,事已至此,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