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4)作者:QM1255


      (十四)奖赏

      星期六上午,我们六个人凑了个齐,小聚了一下。

      「这顿饭我先请着,等钱明和秦语这一对奸夫淫妇的好消息来了,狠狠地敲他们!」刘克一直扮演着「开心果」的角色。

      「不行不行,今天晚上,不论钱明结果怎么样,都要让他请客!」阿鸿附和着。

      「得了吧你们,人家钱明今天晚上不得……」欧阳奕故意拖长了音。

      「去去,瞎说啥呢!」秦语佯推了推欧阳。

      「还害羞了呢!」梓娜添油加醋道。

      「好好好,算你们狠,」我急忙插了一句。「这样行了吧,明天,明天中午,下馆子!」

      「啊哈哈哈,不打自招,不打自招!」刘克笑道。「行行行,我们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今天晚上我们几个出去就行了,别给人家当了电灯泡!」阿鸿说道。
      话语之间,吃完了中午饭。我又回了寝室小睡了一会。

      下午两点,我出发了。

      阿鸿和刘克一起陪着我到了体育场,女生三人组则是脚前脚后。

      当然,这次欧阳奕、秦语、吴梓娜的合体出现,更是引发了一阵骚动。看台上,甚至发出了「咝咝」的口哨声。

      我先去了更衣室,换上了比赛服和全套装备。

      一共6 支队伍,按出场顺序,我是第三队。而杨译群也在这一队。

      每场对抗赛只有45分钟。第一场比赛火药味十足,甚至一位校队队员被新生踢伤下场。

      第一场比赛,双方就各奉献了两个精彩的进球。观众们也是大呼过瘾. 这也让随后出场的我们十分紧张。

      第一场比赛结束。我们第二场比赛的双方整齐地站在通道里. 站在我前面的杨译群,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对我说:「钱明,加油,把训练时候的都发挥出
来,做好防守,你很有希望!」

      我点了点头.

      「第二场比赛双方,请入场!」由学生组成的裁判组也是Z 大的一大亮点.
      我们一字排开. 我看向场边,那五个人正在对我挥手。我微微笑了一下。而徐教练也正威严地看着我们,记录着我们的表现.

      双方握手之后,我去往熟悉的后卫位置上,热了热身。身为队长的杨译群是一名中场队员,站在我的身前。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我们的对手阵中,有两名校队的主力前锋. 而他们一上来就对我们的防线狂轰乱炸。比赛开始还不到十分钟,对方已经组织起了很多次很有威胁的进攻,而
我们连一次射门都没有。

      「咚!」对方的一名校队前锋贴着我的身子,向后一挺,打出一脚射门,重重地击中了横樑。

      心有余悸的我,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

      杨译群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背,说:「没事,咱们防好,争取反击偷一个。」
      我抬起头,看看他,点了点头.

      对手这种密集的进攻还在持续着。杨译群也不时回防,力保城门不破。
      终於,我们的机会来了。就在比赛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对手大举进攻,却出现了严重的失误.

      我截下他们的传球,大步流星地向前推进,抬头一看,杨译群位置绝佳。我向前一塞,球准确地到达杨译群身前。

      杨译群极速向前。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防守队员,从斜刺里沖了出来,铲向杨译群。

      杨译群躲闪不及,一下倒在地上,球也滚落一边。

      「滴——」裁判的哨声响起。

      对手犯规了!

      我们获得了一个绝佳的前场任意球机会。

      我扶起杨译群,他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又指了指球。

      杨译群想让我主罚这个球。

      我皱了皱眉,但杨译群的眼神十分坚定。我知道,成败在此一举.

      我把球摆好,向后退了几步。

      裁判的哨声响起,示意我可以踢了。

      我咽了一口口水,擦了擦脸上的汗。

      周围异常的安静,我瞟了一眼观众席。

      我调整好呼吸。

      助跑。

      起脚.

      射门.

      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只听见观众席爆发了。

      球进了!

      队友兴奋地冲向我,抱着我。我怔在那里,像梦一样。

      比赛结束了。我们胜利了。

      杨译群又跑过来和我说了一阵,大致也就是祝贺我,并通知我下星期出结果。
      我换好衣服,回到观众席。朋友们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我说什么来着,钱明,这下要请客啰!」刘克拍了拍我的肩膀。

      「瞎说!」梓娜戳了一下刘克。「人家小两口今天晚上可要度过二人世界啊,那个,今晚就都别回去了!」

      「说什么呢!」秦语倒是害羞了。「都跟你一样,成天想着那事。」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又出来救场。「说好了,明天中午,我请客!散了散了。」

      众人又玩笑了一阵,天也快黑了。我们就打算离开了。

      「钱明,快看!」秦语突然拉住我,说道。

      我们不约而同地看向秦语手指的方向。

      在体育场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忘情地亲吻着。

      要说这一幕,校园里也不稀奇。但是,那个男主角正是杨译群!

      杨译群虽然换了衣服,但是他向着光,侧脸对着我们,所以很好认.

      「那个女生不是我们系的吗?」欧阳奕对我说.

      我藉着光仔细一看,依稀认出了那个女生。

      「对,是吴琼,就是她!」

      我的脑子飞速运转. 吴琼确实是我们系的同学,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是,寒门学子往往比我们要成熟,所以我们又叫她琼姐。吴琼的长相并不是十分突出,
但那一双大眼睛和美丽的微笑,足以俘获男生的心。

      我们并没有打扰他们,安安静静地离开了。

      刘克梓娜早就约好去看电影,而欧阳和阿鸿则一起去图书馆充电。我和秦语忙碌了很长时间,久违的闲暇倒让我们有些无所适从。

      「走吧,钱妹妹!」秦语对我的称谓又多了这么一个。

      「去哪儿啊?」我问道。

      「你别给我装傻啊,」秦语瞪了我一眼。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自习室,於是就乖乖地跟着秦语.

      体育场离实验楼很近,几分钟的工夫,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自习室现在已经可以说是我们几个的「秘密」性爱圣地了。而刘克乾脆又购置了一张大号的折叠床。在里面睡上一夜都不是问题.

      秦语走在前面,她掏出钥匙,打开门.

      我随之进入。

      一进入自习室,我们两个瞬间被点燃。

      刚一进去,我把秦语按在门上,锁上门,直接朝她滚烫的嘴唇发起进攻。
      秦语热烈地回应着。我们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搅动着,攻击着,纠缠着。

      秦语的手也渐渐地不老实了。她熟练地脱下我的外套,把冰冷的手伸入我的衣服里,抚摸着我的每一吋皮肤.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快感是属於冬季的私藏。

      而我,任由秦语脱下我的裤子,把玩着我已经快要爆炸的阳物。

      也不知吻了多长时间,秦语突然一把把我推开. 脸颊绯红的她此时也已进入状态.

      「讨厌……一上来就亲人家……」秦语娇羞地说. 「前几天某人不是不想和秦语爱爱吗?」

      「不不,想,想……」

      秦语「噗嗤」一笑,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知道,好戏就要开始,秦语接下来做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我的肾上腺素飙升。

      秦语先是缓缓地脱下了厚重的外套,里面是一件加厚的开衫。她慢慢地解下最上面两枚釦子。

      秦语已经完全掌握了我的弱点. 她并没有着急,只是优雅地解下皮带,还在我的阳具上轻轻地抽打了一下。那已经涨得发紫的肉棒不自主地抖了两下,晶莹
的液体从马眼处流出。

      秦语用手勾住牛仔裤的一边,缓慢地拉下去一点点. 黑色的内裤也露出了一角。

      她看了看我,性感地舔了舔嘴唇,扭动着富有弹性的臀部。眨眼间,那牛仔裤已经褪到了膝盖处。

      这时我才发现,秦语穿的是那种蕾丝边的情趣内衣。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而我此时已经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欲火了。而正当我拿出准备好的安全套时,秦语突然叫住了我。

      「亲……亲爱的……别戴那个……今天安全期……」秦语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射……射进来……带套子……不舒服……」

      我本来就到达了快要爆发的边缘,秦语的这一番话彻底引爆了火药桶。我没等秦语脱下上衣,直接冲上去。左手握住秦语的奶子,右手则在下方的森林中,
探得那条神秘的小溪。

      我两手一起用力。秦语「哦」地惨叫了一声。

      此时的我已经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了,理智也在一步步丧失。

      我用左手按住秦语的奶子,秦语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站立着贴在门上。我的右手又抠弄了两下。

      我没有再给秦语喘息的机会,身体略微一欠,老二正好抵住她的阴户。
      我腾出手来,按住秦语的肩膀,身体往上用力一顶。

      「哦啊啊啊啊啊——」伴随着身体被侵入的快感,秦语也发出了原始的呻吟。
      其实,在这之前,我和秦语只在暑假里用过一次站立式。但那一次,秦语的反应却十分剧烈。我还没有射精,秦语已是高潮连连,最后甚至虚脱昏倒。从那
以后,我也没有再用过站立式。而今天,我就是想让压抑已久的我们,享受这纯
粹的美。

      秦语也没有反抗,只是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娇喘着。

      「啊……亲爱的……快……插……插我……」

      本来对於这种体位,我的经验就不多,所以也有些不知所措,只得一下一下地顶着,也不管什么深度、频率了。没想到,这样的「战术」却十分奏效。秦语
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反应也越来越剧烈,她抱着我腰的手,更是紧紧地搂着。

      「啊啊……啊啊啊……嗯……不行……哦……插到了……啊啊啊啊……好痒…

      …不行啊啊啊……」

      在抽插的过程中,我也有意识地掠过她的G 点. 大概就抽插的几十下,秦语就缴了械。

      「哦哦……好坏……插……到了……啊啊啊啊……要……要到了……嗯嗯…
      …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高潮中,秦语重心前倾,倒在我怀里. 而这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拖住她丰满的臀部,小穴完美地与我的老二贴合在一起。

      我没有丝毫停顿,加快频率,猛烈地撞击着秦语. 秦语紧紧地抱着我,嘴里不断发出「嗯嗯」的娇喘声。

      现在,我的每一次插入都直接进入秦语的子宫之中,而每一次抽出,也会勾引秦语的G 点. 我的快感度也在此时不断飙升。

      就这样,大概经过了百余次抽插,秦语又一次来到了高潮。而她喷射出的爱液也引发了一阵电流,掠过我的身体. 我精关一松,囤积已久的浓稠液体喷薄而
出,直接灌入花心深处。

      「啊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好……好……好烫……」

      秦语因为两次的高潮,身上已经汗湿了,衬衫也贴在了身上,性感的短发黏在脸上。这幅画面,会让每一个男人觉得,不进入这美丽的身体,就是对面前这
个尤物最大的亵渎.

      秦语恢复了精神,把衬衫的釦子全部解开,却不脱下。蹲下来,亲了亲射精之后有些软下去的鸡巴,把上面遗留的液体清理乾净. 我的肉棒又被激活了,慢
慢站了起来。

      「讨厌……这么心急……知道这么肏我很敏感……还……老公真坏……」
      「舒服吗?」

      「秦语……还想要……」

      「说我心急,这个小淫妇自己也不差咧!」

      「去……我要你从后面插我……」

      我笑了笑,抱起秦语走到那堵墙后。

      秦语很自觉地跪在床上,把屁股撅得老高。

      「语姐,要来了哦!」

      「嗯——啊啊啊……」

      比起刚才,现在这种体位我已是轻车熟路。很轻松地就将老二全部插进秦语的小穴之中。

      我熟练地「九浅一深」抽插着秦语.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那两颗乳球已挣脱了胸罩的束缚,在胸前晃来晃去。

      「嗯嗯……啊……好……好棒……老公加油……嗯……好……好舒服……啊啊……哦……」

      「小骚货,可以啊,现在还会「点」姿势了嘛!」我开始用下流的语言刺激秦语.

      「啊……嗯……语姐……就是……就是骚货……啊啊……哦……肏……肏烂我……快……啊啊啊……再……再深一点……哦哦……对……好棒……嗯……」

      我也不再仅限於单纯的抽动,每一次进入,我都会用腰部的力量,在秦语的小穴中翻江倒海。

      「哦哦……好……好坏……语姐……语姐要被你插死了……啊啊啊……不行啊……不能……不能……啊啊啊啊……快……快……要……要……」

      「语姐,要是去了美国,那些大黑屌要肏你,你给不给他们肏啊?」

      「哦哦……秦语……秦语……就是喜欢……被大鸡巴肏……啊啊……老公……同意……我就要……要一夜……拍下来给……给老公看……」

      胯下的秦语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我也像是被打了一针鸡血,开始疯狂地攻击着秦语的小穴。一时间,房间里,淫叫,撞击声,水声,组成了一曲美妙的交响
曲。

      「啊啊……好坏……轻……轻一点……嗯……啊啊……快……快……要…
      …要去了……丢了啊啊啊啊——」

      在美妙的「啪啪」声中,秦语又一次登上巫山之巅.

      而我伺机一下抽出沾满了男女精华的鸡巴,从刚才的交合处,一股滚热的液体像喷泉一样飞出。我的身上,甚至我的脸上,都浸上了美味的爱液。

      下体处突然的空虚,让高潮中的秦语多了一份异样的感觉. 而她的淫叫分贝也在此时达到了最高。

      「啊啊啊啊——啊啊……快……不行了……快……快……插我……啊啊……快插我啊啊啊……我要……我要——」

      我俯下身子,仰面躺在床上,狠狠地舔了舔还在一张一合的小穴。秦语又惨叫了一声。

      我抓住机会,从下方偷袭,一下挺起身子,往前一推。转眼间,秦语就被我压在了身下。

      「快……快插我……求你了……我要……」

      毕竟我也是准备已久,就等着再发泄一次。於是我先将肉棒在小穴口摩擦了几下,然后一下挺进秦语的身体.

      秦语「哦——」了一声,随后是一声满足的长吁。

      我停顿了几秒钟,直接开始了全速抽插。

      「哦哦……」秦语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口中只能发出这种声音。

      我乾脆把脸迎上去,用嘴堵住了秦语的嘴。

      秦语虽然还是只能「嗯嗯」地哼着,但是她对我的吻的疯狂的回应,足以说明一切。

      又抽插了几十下,我也是一个忍不住,把精液送入了秦语的体内深处。和第一次相比,这次的精液并没有少多少。

      那天晚上,自习室里回荡着的全是女生的呻吟声,和性爱的甜蜜气味。后来,秦语又高潮了四次,我也是又射了两次。最后,秦语和我都是气喘吁吁。我搂着
她,在自习室,度过了难忘的一晚。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