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安亚的生活】(01)【作者︰ogcxnr】
字数:112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看了这么多年色文,最爱的题材还是人妻女友类,尤其是绿帽类,最开始的启蒙文就是胡作非大大的【凌辱女友】系列,后来又陆续接触了【少年阿宾】和【少妇白洁】等经典作品,现今还保存在电脑里。

  这个故事源于前不久一天醒来,回味刚做过的春梦,那正是自己的真实经历之一,过去十多年了,包括那段经历在内,还有许许多多香艳与心痛的场景,也时常边回味边自慰,突然便想到不如把它们都记录下来,在心头做了几天计划就有了这个开始。

  由于高考作文是我最后一篇文学创作,此次可算是我真正第一次写文,难免文笔稚嫩,文风可能也多有模仿痕迹,但故事情节均取自本人亲身经历或文中角色原型倾诉、透露,写完这个系列故事也不会再搞其他的想象创作了,望各位看官多发表指导意见,我将虚心吸收努力改进,谢谢!

  ***********************************
                (一)

  刚进C市的大学那会军训了一个月,新生们个个都被整的又黑又瘦,一幅幅被掏空的样子,自然谁也看不上谁,直到第一个寒假后返校,温暖的春风吹来,花儿们才开始陆续绽放出原本的风采。

  那是一个凉爽的傍晚,张强在澡堂里冲过凉,一手捧着脸盆一手拎着刚打的一壶开水,刚出澡堂大门就差点和人撞上,怕开水瓶被撞到便急忙往后一闪,结果就听到女生的惊呼和东西掉落一地的声音,赶紧放下自己的东西,边回头道歉边帮忙捡拾东西,原来是同班的安亚。

  她很懊恼地咕哝了几声,正想发牢骚,一见是张强,虽然平时没说过话,毕竟都是一个班的,也不好发作,只得一边说「没事」一边也蹲下来捡东西。可是她的洗面奶没盖好,掉在地上都泼掉了一大半。

  张强见状仍是一个劲地道歉,并说买瓶新的赔给她,这时有几个人驻足围观了,安亚红着脸说「没关系,不用了」,捧起自己的东西就往寝室跑。

  张强回到宿舍放好东西,想着这终究还是我的过失,人家女孩子说不用赔了是场面话,难道还能真信啊,那也太没风度了。于是又去了学校小卖部按记忆中那瓶洗面奶的样子又买了瓶新的,给钱的时候还装模做样打开闻了闻,淡淡的奶香味,不禁心头一动。

  他们的宿舍楼是全校奇葩一般的存在,共4层,下面2层是男生宿舍,上面2层是女生宿舍,只在1楼入口有楼管员,2、3层之间则是用铁门隔开,但这铁门就没见它关过。

  估计是因为宿舍紧张,学校又觉得单纯的大一新生应该还保有少年的羞涩与矜持,才会如此信任地把全年级男女生塞到这一栋楼里。至少张强当时不觉得这是福利,因为只要到女生区走一趟就知道了,别说福利了,头都不敢抬起来,生怕一不小心看到挂在哪儿的内衣或穿着清凉的妹子,然后被人指指点点甚至传出变态的传闻。

  「但是我这次上来是有正经理由的,」张强这么给自己壮胆,一路低着头走到安亚的寝室门口,门是半开的,为了以示清白还把门拉上再敲门:「安亚在里面吗?」

  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几个女生同时大喊「啊!先别进来!」,然后一阵咯咯笑,听到有人说:「安安,接客啦。」又是哄堂大笑。

  安亚似乎没理会她们,问:「找我有什么事?」

  张强脸上一阵发烫,说:「刚不小心打泼了你的洗面奶,我……」

  「我不是说了没关系,不用了吗?」

  「我已经给你买了一瓶一模一样的来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阵起哄,让他开门进去。

  里面是一幕常见的女生寝室景象,整齐,干净,弥漫着洗涤用品的清香,有的在吃零食,有的学化妆,有的看书,但张强一进去后都看着他,他又有那种被监视的不适感了。

  但安亚不同,她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左侧对着张强,在全神贯注地写着什么。张强站在原地,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眼镜却不由自主地端详起安亚来。
  如果要精简地形容当时张强眼中的她,那就像玉兰花一样,身穿着浅绿色的蓬蓬睡裙,未完全吹干的及肩秀发别在左耳后,发梢还带着些许水滴,雪白的左脸上一阵红晕,因为认真而微微抿起的嘴唇……周围安静了,紧接着一阵尴尬的气氛急速袭来,张强迅速放下洗面奶就夺门而逃了。

  当天晚上张强就失眠了,安亚左脸上的红晕,发梢上的水滴,她的双唇,专注的眼神,张强反复问自己,同学半年多了怎么没发现有这么个美女啊,我瞎了吗?

  当然不是,只是人的一生中充满诸多变数,时间、地点、气候、心情都是X因素,只有全都刚刚好了,那才是极好的缘份。幸运的他,在那个合适的季节,合适的地点,见到了她平常见不到的一面,正缺爱的整颗心瞬间被填满,充满了斗志和目标。

  第二天开始,张强找到班长,主动要求把去女生宿舍收作业和发通知的任务都揽下来,为的就是去顺道看看安亚,顺便帮她们寝室其她女生打开水,上下课途中只要看到安亚和别的女生走在一起,就凑上前强行加入话题。

  久而久之,女生们也心领神会,张强一出现在寝室就开始起哄安亚,一出现在上下课的路上就默默走开拒绝做电灯泡。

  安亚的态度并不主动,但也没排斥张强的靠近,只是不卑不亢的平淡样子,而张强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这样创造一切能和安亚接近的机会,但只是聊天,说笑话,绝不显露出一点点猴急好色的样子。

  就这样一个多月后,放学途中听到安亚和同寝室的小媛在相约周末晚上没事干,准备去瞎逛逛,张强遂自荐一起前往。

  到了约定的时间,小媛又过来说不好意思还有别的事要忙就不去了,给张强和安亚创造了两人世界的好机会,张强自是满心感激,安亚虽有些嗔怪小媛,但一个多月的接触下对张强也没有什么坏印象,这个时候拒绝同行似乎又有点太不礼貌,也只得硬着头皮和张强一起走。

  其实,安亚此时也面临着困惑的抉择。

  初二的时候正值少女初次怀春,安亚也是在这时候默默喜欢上了同班的学习委员林朋。在安亚的眼里,林朋是近乎完美的,成绩好,体育好,高大有身型,五官阳光帅气,放眼同级的其他男生可说是没有瑕疵的,但既是怀春,自然也就难以说出口。

  对安亚来说,林朋是那个放在心里的念想,是未来男友的模版,只要能上课时偷偷瞄他一眼就能放松,体育课远远看他打球就能愉悦,要是林朋发作业时喊到自己的名字,接过作业本时能恰巧双目相对,简直更要心花怒放了。

  也就像大部分的初恋止于暗恋,虽然高中也考入同一所重点中学,却始终不在一个班,安亚再也难得到与林朋接触的机会,这让她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萌动的心渐渐平息,对其他的男生也再难看得上眼。

  高中时期的男生也有了变化,不再只跟同性好友一起玩,班上不乏有胆大的男生开始把目光移到了同班的女生身上,但那个年代的少年还是比较羞涩的,写情书往往是他们第一步的试探。

  高中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安亚就曾收到过好几个男生的情书,不仅不为所动,还把几个眼缘不好的男生的情书交给了老师,害的别人又是喊家长、又要被其他同学笑话,久而久之,安亚也就给大家留下一个冰美人的绰号。是在为林朋留下一个位置?还是害怕受伤害的自我保护?安亚也不知道。

  「学习不才是这个时期我们该专注的事吗?」带着这样的想法,安亚最终考入了C市的重点大学医学院。听说林朋去了首都读师范类的专业,从此只怕人生路上各匆匆了吧,安亚也就此将这份感情沉淀下来。

  大学生活开始后,新朋友,新环境,新知识,新的生活方式,一切都让安亚兴奋不已。只是过了小半年,日子越来越乏味,跟男生没什么交情,女生的宿舍生活也是平静的表面下藏着各种暗涌。

  安亚处理不来也不喜欢这种女生间的小群体意识,只觉得自己渐渐被孤立,虽然日子被学习和生活安排的紧紧实实,却越来越空虚难熬,只能晚自习过后在网吧里上上QQ和高中的老同学叙叙旧,以聊寂寞。

  许程就是这个时候再次进入了安亚的生活,他就是曾经给安亚写过情书并被上交后喊来家长的其中一人,现在聊起来两人都只觉得有趣,虽然安亚还是道了歉,许程也装模做样的郑重接受了道歉,但两人的距离也被渐渐拉近。

  在QQ的聊天框里,许程不再是那个让她嫌弃的矮个子,而像是风趣、大度、耐心的知己一般,他知道安亚面临着进入大学后的种种不适应,主动的开解她、安慰她,给安亚带来了生活中不多的阳光,当时很少人有手机,他就买了个Call机,为了让安亚能用IC电话随时找到他,陪自己聊天。

  日子似乎渐渐要走上正轨,偏偏在这时候,又来了张强。这一个多月的近乎死皮赖脸的接近自己,安亚不是不知道他的来意,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讨厌这个男生。

  他不是林朋那种类型的英俊硬朗,更多是种俊美,他有许程的幽默、耐心,而且随叫随到,但许程没有他的外表看上去那么舒心,渐渐地,自己似乎习惯了上下课途中有这个人陪着说笑,习惯了他看着自己时从眼里发出的光,那不是色迷迷的目光,是一个男生真心喜欢一个人时发出的光,有时着实能让自己心动。
  这次由小媛中途退出的初次约会,进行的很顺利。两人并没有明确目的地,很有默契地循着公交车的路线往C市的中心公园压着马路。

  张强无话不说,讲自己小时候被大小孩欺负,长大了又成了院子的孩子王,讲小时候不听话被爸爸暴揍,到了高中有次不满被暴揍而反抗,自此爸爸再也没动过手,还有其他各种男孩子长大会遇到而女孩子不会遇到的趣事囧事,还讲到自己初中喜欢一个女生,结果表了白后对方也表白了喜欢他,可是居然直到初中毕业两人分开也没签过一次手。

  安亚不禁想到了自己,也许当时我表白了,说不定林朋也会对我表白呢,转念又想,张强是男孩子当然会主动表白,我一个女生那时又该怎么先开口表白。
  但这么一想就过去了,觉得自己的心扉似乎也因张强的坦诚而打开了。
  就这样慢慢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中心公园,天早已漆黑一片,安亚看了看说:「还是别进去了吧,太晚了,以后有时间白天来这里玩吧?」

  「好啊,那我们去哪?」

  「就……再往回走?」

  「行,你先等等。」说完张强跑到街边的奶茶店,一会提来两瓶冰奶茶,「给,天黑了还是挺热的,口都说干了。」

  安亚谢过,但是没接:「我今天不能喝冰的。」大姨妈来的时候一喝冰的就会疼,张强虽然并不知道这个,但很爽快地又跑回去,换了一瓶温的奶茶。
  安亚微微一笑,接过温奶茶:「走吧。」

  两人又是一路畅聊,与来时只有张强叽里呱啦不同,回去的路上两人互相交换着自己的故事,有说有笑,明明之前花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感觉不到半小时就走完了。

  回到寝室,女生们肯定是从小媛那里听说了,都急不可待地问安亚约会顺不顺利,安亚只是笑。

  「啊,脸都红了,看来他们两个成了,哦也!」

  「去,你们这些三姑六婆管好自己的事吧。」安亚笑骂着,心里想着,「也许他才是可以给我生活带来阳光的那个人吧。」

  从此两人似乎更自然的一起上下课,一起自习,甚至周末惯例般的出去约会,走遍C市的名胜古迹,虽不挑明,但两颗心已慢慢靠近,手也自自然牵到了一起。
  两个人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张强在安亚的带动下每天都去晚自习了,安亚在张强的影响下变得更阳光开朗了,两人的目光对视时的光变得更为热烈了。
  直到2个月后的一天,张强提出一起去登山看日出,安亚一拍即合:「好啊,看日出要很早吧,那我们要什么时候出发啊?」

  「到山脚下坐车就得一个多小时,爬山走对路的话也得个把小时吧,还得在早上4点前到达观日台,我觉得我们干脆半夜前就出发。」

  「这……」安亚有点迟疑,半夜和男生出去,还是去爬山,「不太好吧。」
  「你怕什么,半夜上山可以逃票呢,但是山上有点冷,我们都穿上秋季的衣裤,我准备好了吃的喝的,到时候铺个垫子坐在那,吃喝说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都说那里看到的日出特别美,特别浪漫,你不想去试试?」张强跃跃欲试的看着安亚。

  安亚毕竟还是憧憬浪漫的年纪,很快就被说服,打消了疑虑。

  按照计划好的,二人半夜11点多来到了山脚下,售票处早就没人影了,虽然票价也不贵,但是逃票的刺激感还是让两人有点兴奋又紧张。

  走在山路上,四周一片死寂,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两人的脚步声,安亚有点害怕,不自禁的和张强贴身靠着,张强也很体贴的紧握着她手,给她讲这山上的典故,试图让她放松一点。

  走了约莫个把小时,张强似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按道理应该到了啊,怎么感觉我们还在半山腰上呢?」他着急地挠着头,这山路上既没有路牌,当时也没有手机可以导航。

  「啊?迷路啦?」

  「有可能,唉,别管那么多,既然这是条路,而且也不是下坡,我们总会走到山上的。」张强打着气,牵着安亚的手继续走。

  不知又走了多远,前面似乎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平台,张强看了看四周说:「这肯定不会山顶的观日台,可能是个其他的什么景点,但面向东方,应该看日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怎么样,我们是继续往上走,还是就在这里等日出?」
  安亚又紧张又兴奋地走了这么久,早就累坏了:「算了吧,好不容易有个宽敞整洁的平台,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吃点东西喝点饮料,我实在走不动了。」
  「也行,我们反正也迷路了,再走下去也不知道会到什么地方。只是观日台上肯定有很多人等日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怕吗?」张强问。

  「有你在,我不怕,嘻嘻。你会保护我的嘛,对吧?」

  张强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当下就铺好软垫,拿出准备好的饮料零食,和安亚坐下歇息。在这浩繁群星之下,坐在茂密的山林中,两个相互倾慕的少年少女并肩就坐,吃吃喝喝,侃天侃地,又说又笑,好不惬意。

  聊了不知多久,安亚觉得困了,不自觉地侧靠在张强的右肩上,张强一愣,随即用右臂环绕着安亚的肩膀抱住她不让她滑下,一股洗面奶的淡淡香味袭来,还有怀里这软软的身体,让张强顿时困意全无,他低头仔细端详着安亚,此刻正眯着眼睛不知睡着与否,但看得出来她对自己似乎完全卸下了心防,心中一动,在额头上轻轻一吻,发间传来的女性气息令他一阵晕眩,不自禁又在脸上轻吻一下。

  安亚本就在半睡半醒间,被吻额头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但此刻身处如此浪漫的星空之下,一身困乏地靠在心仪的男生身上,直觉甜蜜无比,也就听之任之了,紧接着脸上又被亲了一口,不知该继续装睡还是就此拒绝,一紧张之下脸就红了。

  在月色朦胧下,安亚脸上的红晕一览无遗,张强一阵意乱情迷之下用肩膀把安亚的头稍稍顶起,一口含住她的左耳垂,只觉口中的这颗小肉粒饱满香软,竟不自禁地轻轻吮吸起来。

  安亚只觉左耳一暖,此前从未尝过男女之事的她犹如被电击一般,一股暖流从耳垂迅速传到脑中,又顺路而下暖到心口,继而来到小腹,孰不知耳垂正是安亚自己都不知道的性感带,无意间就这样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张强则继续温柔的吮吸着,男性的气息随着呼吸不断传递到安亚的耳中,安亚小腹之下的暖意越来越浓,而她也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正在变得湿润,变得瘙痒难忍,情不自禁地「嗯」了一声,彻底打破夜的寂静。

  这一下二人迅速分开,坐直了身子,就像两个做错了事的小孩被大人撞见一般,默不作声,顿时气氛尴尬无比。

  「对不起,我……」张强率先开腔打破沉默。

  安亚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小步跑开了,张强生怕她出事,赶紧也站起去追。
  安亚手一挥:「你别跟过来,我……我要去上个厕所。」

  张强说:「这么黑你别摔着了,我先陪你找,找到地方我再走开等你。」
  安亚脸上一热:「你想得美,你要是过来我就翻脸。」急匆匆走开,张强只得立在原地,懊恼着自己不该太冲动,要是就此吓到了安亚她再也不理自己了那可就……

  安亚走了一分多钟,听了听张强应该没跟过来,便解下裤子蹲了下来,刚才发春一不小心叫了出来已经够丢脸的了,排尿的声音要是让他听见了那以后简直没法见人了,遂小心翼翼的解完小便,掏出纸巾一擦,果然阴部一阵湿滑,就是刚才张强的刺激给弄的,用了三张纸巾才擦干净。

  穿好了裤子,刚要走回去,听得林子里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好奇之下驻足一听,虽未经人事也瞬间听懂了,那是女人在做爱发出的呻吟,安亚听得面红耳赤,又急又怕的往回跑。跑了一分钟,感觉应该已经到了,却不见刚才休息的平台,四周看看感觉陌生无比,难不成又迷路了?

  正自心慌之际,听到张强的声音:「安亚,安亚!你没事吧?」

  当下心安不少,应了张强的话,顺着声音来的方向走去,原来自己一时慌乱跑回来的时候上了另一条分岔路,还好没走远,又听到张强适时的呼唤,才不至于迷失在漆黑的山林中。

  终于看到了张强,仿佛看到了黑夜中的光,小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张强。张强一愣,任她抱着自己,柔声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我怕,这里好黑,又差点走错路,吓死我了。」此刻的安亚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不肯撒手。

  张强笑了:「谁让你走那么远了,上个厕所而已,难道还怕我吃了你啊。」
  安亚一把推开他:「谁知道你会不会耍流氓啊,哼!」

  张强这才想起来道歉,安亚倒也不追究,毕竟自己也在偷偷享受,遂又拉着张强在软垫上坐下,这次她没有坐在张强旁边,而是让张强双腿打开着先坐下,自己则背对着张强坐在他的腿弯中,靠在他怀里俏皮的说:「还是人肉沙发坐着舒服。」

  张强一愣之下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

  「我有点冷。」安亚打了个哆嗦。

  张强明白过来,伸出双臂抱住了她,只是一只手臂放在腹部,一只放在锁骨下,不敢越雷池半步。

  安亚对张强的谨慎感到很满意,双手按在张强搭在腹部的手臂上,想起那段死于暗恋的初恋,顿了顿说:「其实你不用为刚才的事道歉,我同意在这样的时间和你单独来到这样的地方看日出,难道你还不懂我的心意吗?」

  张强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

  安亚接着说:「我最近有点困惑,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你每天都很主动地来找我,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去食堂,一起这里逛那里玩,我搞不清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是同学?普通朋友?我们心里都明白不止是这样,是男女朋友?我不知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

  张强怎么可能只当安亚是普通朋友,他在安亚面前的谨小慎微只是害怕失去安亚,怕她觉得自己目的不单纯,从此看扁自己,他有满满的爱意想要表达,他也想和安亚就像情侣一样拥抱亲吻,甚至有可能的话,就此告别处男,但最最重要的,是不能失去安亚,结果今晚在安亚的一番肺腑之言面前一时语噎,不知从何说起。

  安亚受不了这种沉默,回过头来看着张强:「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张强深知再不坦诚相告就不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鼓足勇气看着安亚的眼睛说:「我有话说,我……我喜欢你,我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几个月前就想这么说了,但是我怕你不喜欢我,我怕我说出来会吓跑你,我不想那样失去你,只好一直憋在心里,如果这样反而让你……」

  「我愿意!」

  「……啊?什么?」

  「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我也喜欢你啊,猪头。」说完了安亚心都要跳出来了,但她绝不是这里惟一一个心快要跳出来的人,她能感觉到张强的心也在剧烈的跳动。

  张强心底虽一阵狂喜,却由于幸福来的太突然而不知所措,正要往安亚的脸上亲过去,又停下说:「那,我可以像刚才那样亲你吗?」

  安亚微微一笑:「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亲我的嘴」。

  张强疑惑地问:「为什么?」

  安亚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我暗自下过决心,一定要把我的初吻和第一次留给要跟我结婚的人。」

  张强刚刚还狂喜的心像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安亚忙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说那个人一定不会是你,我喜欢你,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只是我们现在还太年轻,未来那么多变数,很多人最终想尽一切办法努力也没能走到最后,我不想当这些发生在我们身上之后,我才会遇到那个跟我结婚的人,我觉得那样对他不公平,你能理解我吗?」

  安亚的话并没有什么毛病,也听得出来是真心话,但张强的沮丧仍然无法掩饰,他想了很久,默默地说道:「我不理解你的想法,如果你不愿付出真心,那你又怎能得到真爱?我喜欢你,我想要此生此刻都和你在一起,你说的对,也许校园爱情不能修成正果,但和我现在喜欢你,情愿为你付出毫无冲突,如果我对你始终存有保留,那将来我唯一保留下来的就是遗憾而已。」

  说完,张强抬头望着天,再也没出声,但字字句句都被安亚听到了心里去,她不禁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曾经那么喜欢林朋,为他朝思暮想,因为害怕失去而保持沉默,最终收获了什么?只有那苦涩的回忆,这就是遗憾!

  两人沉默了许久,但安亚的心已暗暗做好选择,她让自己放松下来瘫在张强的怀里,轻轻问:「那你现在还是我男朋友吗?」张强低头看着她,默不作声。
  安亚抬头看着他,柔声说道:「如果你还是做我男朋友,但你又不想说话,那就像刚才那样吻我的耳垂好吗?」

  轮番的棉花糖攻击让张强的心也软了,随即便一口包住了安亚丰满软腻的耳垂。

  既然已经把关系挑明了,有些忍耐和矜持也该放下了,安亚顺从于自己的真实感受,轻轻地「啊」了一声,这一声是对男性最好的鼓励,张强一边吮吸着,一边贪婪地闻着安亚的发香,呼吸渐渐急促。

  安亚一边轻声的哼着,一边反手抚摸着男友的后颈,情不自禁的让他的头和自己贴的更近,那股不久前让她意乱情迷的暖意又聚集到了小腹,让私密处再次变得湿润起来。

  「舒服吗?」张强轻声问道。

  「嗯……舒服,好舒服。」安亚发自内心的回应着。

  张强的嘴逐渐放开耳垂,吻到了脸上,慢慢往前面小心移动着。此刻的两人心里都在博弈,都在试探对方,安亚知道张强要做什么,但她已做好了决定,张强一边正奇怪安亚为何不阻止他,一边继续试探着,当他吻到嘴角的时候,他已完全明白了安亚的心意,用手把安亚的头往自己的方向一转,就势吻上了安亚的双唇。

  这条防线一被攻破,便如干柴烈火般激烈燃烧起来,柔软的双唇,浓烈的异性气息让两人疯狂,安亚的头扭的难受,索性转过身来,由背对变为侧身坐在张强的腿上,紧紧抱着张强的脖子热烈回应着男友的热吻,与此同时,下身一阵粘液涌出,说不出的舒爽。

  张强此时也好不到哪去,胯下的肉棒已经胀到快要爆炸,急需要做点什么来缓解,下意识地抱着安亚的臀部往自己的肉棒这边靠,肉棒便被小腹和安亚的左臀紧紧包夹住,顿时舒缓不少。

  透过各自薄薄的布料,粗硬的肉棒就如一根滚烫的铁棒,安亚此时仍未经人事,只觉得男人的阴茎怎么会这么大,这么硬,心底里竟是恐惧大过兴奋。
  正慌乱间,张强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衣服下面钻进来,向上直到了胸罩下方停住了,大而温暖的手掌在安亚的上腹来回温柔的抚摸着,安亚想拨开他手,却又沉迷于这温暖的接触,不知如何是好。

  不反抗就是默认,试探了一阵的手便果断从胸罩下钻上去,把安亚的左乳一把抓住,顺势用指缝夹住了乳头,一阵搓揉之下,安亚大脑一片空白,曾经幻想过的男女之事原来就是这般美妙的啊,坐在爱人怀里,被湿润柔软的双唇吻着,鼻间的男性气息,温暖的大手爱抚着自己的胸部,坚硬的阴茎顶着臀部,酥麻的感觉一齐聚集到头部,什么也想不了,也做不了,一切都只随他吧。

  张强如此抚摸了一阵,无奈手被胸罩下的钢圈箍得疼了,索性把安亚的身子扭过来,面对面跨坐在自己大腿上,两只手一齐将她衣服连同胸罩一起往上翻。
  安亚一声惊呼,两颗奶子第一次暴露在异性眼前,雪白的肌肤,圆润挺拔的乳型,粉嫩的乳头羞涩地挺立着,由于惯性还在微微弹动。张强看呆了,早看出来安亚胸部有料,只是没想到如此饱满,C  的罩杯还如此挺拔,犹如无人踏足的雪地一般纯洁,当即一口含住右边的乳头,像个饿极的婴儿般卖力吮吸起来,右手也毫不含糊地包住整个左乳激烈的揉着搓着,安亚第一次短时间受到这样的刺激,哪里还忍受得住,抱住张强的脖子就「啊……啊……」地仰天呻吟起来。
  张强的肉棒也因此更加暴胀,左臂抱住安亚的屁股用力往自己肉棒上靠,安亚正叫得欢,突然感觉阴部一阵说不出的舒爽,原来那根滚烫的阴茎此刻正被夹在张强的下腹和自己的阴部之间。

  此刻的她早已没有了半分矜持,一切都只听从于内心深处被唤醒的性欲,下身不由自主地前后扭动起来,那阴茎便隔着裤子沿着肉缝的方向来回蹭动,每蹭到肉缝上方一个点时,便从那个点传来一阵电流般的快感,这让她想起过去有时被尿憋醒后双腿夹着被子时曾有过的快感,只是因为觉得羞愧,每次都是浅尝辄止。

  张强此时又换到左乳上又舔又吸,察觉到安亚下身的蠢蠢欲动,立即两只手托着安亚的屁股,一下一下往自己身上进行有节奏的抬举运动,安亚神魂颠倒,叫的更欢了,张强受到鼓舞,自然愈加卖力起来。

  只觉安亚的双腿骤然缩紧,双手死死抱住自己的脖子,闭紧了双唇发出了一声连绵的「唔……」,身子不断地剧烈抖动着,如此持续了十几秒才又停下,身子也软了下来。

  张强不解地看着她,关切地问:「怎么啦?」

  安亚刚经历了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就在这空无旁人的深夜山林中,在刚刚互表爱意的男孩怀里,被他的爱不断冲击着,宛如坐着云霄飞车,不断升空,突然在某个点犹如火箭推力般直冲九霄,之后便是失重一般的飘在太空中,良久才醒过来,发现自己仍是坐在他怀里,只是下身犹如失禁一般,一片黏糊糊又凉飕飕的,而张强那双迷离的眼睛正疑惑地看着自己,顿时羞得一头靠在他肩上。
  「讨厌,你个大流氓,都是你都是你!」一边捶打着张强的背一边撒着娇,原来恋爱就是这般美妙,可以靠在喜欢的人身上尽情撒娇,不用惺惺作态,不用假装坚强,还有……那从未有过的欢愉,一想到这,安亚的心里涌起一阵甜意。
  「我,我怎么了我。」张强被责怪的一脸无辜,但是很快就笑了,抱着安亚柔声问道,「刚才舒服吗?」

  安亚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地回答:「嗯,舒服。」

  两人就这么抱着,静静回味着刚才的前戏。

  「你以后就叫我安安吧。」

  「安安?为什么?」

  「从小我外婆就是这么叫我的,我最喜欢听她喊我安安了,可是高二那年她去世后就没人这么叫我了,我想,以后都听你这么叫我,可以吗?」

  「好啊,安安,安安,很好听也很顺口,那你叫我什么呢?」

  「你啊,就叫小强呗,哈哈哈。」

  两人一边低声说着情话,一边又吻到了一起,张强那双扶着屁股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伸到了裤子里面,在屁股上轻轻爱抚着。

  「安安,你的屁股可真大。」

  「讨厌,你就开始嫌我了。」

  「这怎么是嫌你呢?我觉得女人屁股就得像你这样又圆又翘,那些干扁扁的完全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啊!」

  「真的?我妈也是这样,我以前还一直觉得屁股翘好丢脸的。」

  「真的!不都说女人丰乳翘臀最迷人吗?你全都占了,我可真够有福气。」
  「哦!原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接近我的,对吗?」

  「那不是,你一直就爱穿那些宽松的衣服,也不穿裙子牛仔裤什么的,我就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就喜欢上你了,真没看出来你身材原来这么好。」张强倒也坦白,毕竟一见钟情哪有是看上别人内涵的。

  「我就那么好看吗?嘻嘻。」被人夸奖漂亮虽然是很老套的招数,但又有哪个年轻女孩不喜欢呢。

  「就是那么好看,我以后要天天这么看着你,天天这么抱着你亲你,还有…
  …「说着张强的手突然继续往下向安亚的阴部摸去,刚接触到一块湿湿的地方,」呀!「的一声安亚突然腾的就站了起来,」不能摸那里。「

  这只怕是安亚的底线了吧,张强这么想着,赶紧也站起来给她道歉。

  安亚看了看张强,过来轻轻抱住他的腰:「小强,你别误会,我迟早都会是你的人,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今晚不要好吗?今晚已经做的够多了,我不想我们之间太快。」

  其实安亚不让张强的手继续摸下去还有别的原因,现在她下面简直一团糟,那是绝对不能让今晚才成为男朋友的他知道的,不然他可会怎么想我啊。当然,这只是女孩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她只怕男友觉得她脏,却不知女人的爱液是男人最好的催情剂。

  借口上厕所,安亚赶紧去清理了阴部,内裤湿透了也只能由它,只是这次她不敢走远了,清理完了赶紧又跑了回来,背对着张强坐好,两人不知不觉间就这样坐着睡着了。

  直到太阳晒到了脸上两人才醒过来,已经6点多了,太阳早早就升起来了,本来是来看日出,结果正经事没做,做了一堆不正经的事,两人又是说说笑笑,收拾好了下山去,只是上山时是牵着手,下山已是搂着肩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