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年的欲望】(27)【作者:lvmvlv】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7)胁迫

  下午两点半我接到张昌的短信,「我出门了。」那么我也该动身了,下面就轮到我从幕后走到台前,粉墨登场了。

  「叮咚叮咚,」我按响门铃,过了一会,门打开了,露出夏阿姨有点惊讶的面孔,「小安,你怎么来了?张昌刚出门,说你和龚纯找他玩去了,」说到这夏阿姨有点恼怒,「他又骗我了?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呢?」

  我看着夏阿姨有点憔悴但不减风姿的面孔,微笑着没说话,夏阿姨把我迎了进来,「来来来,你先坐,休息一下,我去把张昌这个小家伙叫回来,」说着就要去拿手机打电话。

  我坐在了沙发一侧,指着主位对夏阿姨说道,「夏阿姨,不要去叫张昌了,是我把他约出去的,只是我后来又告诉他我临时有事不能去。」

  夏阿姨愕然的站在那里,「你……你这是为什么?」

  我看了夏阿姨一眼,脸色郑重,「因为作为张昌最好的朋友,我们两家的关系又如此亲近,有些事情,我一定要问清楚,但这些事情现在不适合让张昌知道,所以我把他骗出去了。」

  夏阿姨面色紧张,脸色有点苍白的看着我,「小安,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我指了指沙发,「阿姨,你先坐下,我们慢慢说。」

  夏阿姨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到沙发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夏阿姨,我想问您个问题,昨晚七点半您去了哪里?」我直直的看着夏阿姨。

  夏阿姨猛地一抬头,看见我正盯着她,慌忙又把头低下,有点犹豫的说道,「我昨晚去见了个朋友,你问这个干吗?」她给了和张昌一样的理由,因为这个我一问张昌就能知晓。

  「朋友?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朋友呢?」我继续发问。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就是个普通朋友,有事聊几句而已,这和你没关系啊,你去找张昌玩吧,阿姨这就不留你了。」夏阿姨慌乱的准备站起身,语气紧张,一脸的不耐烦,似乎想借此掩盖自己的真实情绪,并把我赶走。

  「哼,普通朋友,」我冷笑一声,不为所动,「大晚上在女厕所相会的朋友吗?」

  夏阿姨闻言跌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我,眼神惊恐万分,「你……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什么?」我站起身来,走到夏阿姨身边,惊慌之下浑身无力的夏阿姨下意识的往旁边缩去,我大喝一声,「不许动,」夏阿姨吓了一跳,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隔着夏阿姨二十公分坐下,「看着我,告诉我,你去干什么?」
  夏阿姨不敢看我,痛苦地摇着头「我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干,」忽然夏阿姨抬起头,「这是我们家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请你离开,请你离开!」夏阿姨失态的大吼道,却怎么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慌。

  「好啊,那我去找张昌,告诉他我看见的一切,让他来找你问个清楚。」我作势欲起身离开。

  夏阿姨一下扑上来,双手拽住我的胳膊,「不要,不要。」

  我瞪了她一眼,「把手松开。」

  夏阿姨只是摇头,神色痛苦异常,「不要告诉张昌,我求你了。」

  我伸手握住夏阿姨的双手,夏阿姨浑身一颤,但仍拽住我的胳膊,我放缓语调,「阿姨,你先放开我,我不走了。」

  夏阿姨抬起头,眼中已有泪珠闪烁,「真的?」

  「真的,」见夏阿姨双手放松,我把她的双手掰开,立即收回自己的双手,两人此时已是紧贴着坐在并排坐在一起,能清晰地感受到夏阿姨身体的热度,我微微移了一点点,夏阿姨也察觉到了,有点脸红,却没有动,似乎是怕我跑了。
  我叹了口气,「夏阿姨,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说不出口,那我来说吧,昨天晚上吃完饭我在公园溜达,大概七点二十左右,我意外的看见你一个人往公园后面那片没什么人的地方去了,我本以为你是去锻炼,可是转念一想没人会一个人跑那锻炼去。我出于好奇跟了上去。」夏阿姨不吭声,又低下了头,身躯微微发抖。
  「我离你有一段距离,隐约看见你居然跑到黑漆漆的林荫道里去了,我不知道你去干嘛,但这总不像好事。等我跑到林荫道上,我看见你进入了那条路上的厕所,厕所外面有一点亮光,我惊讶的发现就在你进去后,又有一个身影跟着进去了。我以为是什么尾随抢劫的坏人,跟了上去,可……可我发现了什么?啊?我发现了什么?」我的语调陡然提高。

  夏阿姨吓了一跳,抬头看着我,泪眼婆娑的恳求道,「小安,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能告诉我是哪样吗?嗯?」我不屑的一笑,「我跑到门口,本来准备冲进去,可一句话让我停下了脚步,那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梦娟小宝贝,我想死你啦。』」我模仿着那个声音,「呵呵,你说是哪样?」
  夏阿姨哭泣着看向我,不住的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还不承认吗?这时候我哪还敢进去,万一打破别人的好事,只怕就轮到我要倒霉了吧。所以我就站在了外面,听里面的动静,你猜我听到了什么?」我冷冷的看着夏阿姨。

  夏阿姨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哀求道,「别说了,别说了。」

  我一把甩开夏阿姨,「哼,一对狗男女偷情的声音,你被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肉体的撞击声,还有隔板一下一下晃动的声音,战况真激烈啊。」

  夏阿姨再度扑上来,双手抓住我一侧肩膀,丰满的乳房贴着我的胳膊,微微晃动着,可她完全没注意到,只是一味哀求,「你不要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都被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你都不承认,等你们爽完了,那男的先走了,我躲在暗处看了他一眼,灯光虽然模糊,但大体能看清,是个很年轻的男的,二十岁左右,夏阿姨你还喜欢老牛吃嫩草啊,不会还是个大学生吧?还是你们单位新来的小伙子?」我语带鄙夷。

  夏阿姨本就疲倦无力,又这么折腾了一番,这个人向后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拽着我的胳膊,急切的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的。」

  「好,那请阿姨你好好解释,你大晚上的跑厕所和一个小男生混一块干嘛?不要跟我说你们两人在厕所谈工作,还能谈出男欢女爱的声音。」

  「额……」夏阿姨语塞,说不出话来,因为如果要说自己被家教男生在厕所迷奸,岂非更加丢脸,而且别人更难相信,这可是你自己大晚上跑到那偏僻的地方去的啊,说偷情只怕别人更相信些。而且一旦说出实话,那就涉及到自己为什么会去那儿,那更加丢脸的张昌在家的时候自己被奸污和为了拿回那个被射满精液的胸罩而再次受辱就都被人知晓了。可急切间也没法编一套谎话自圆其说,夏阿姨期期艾艾,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编不出谎话了?也是,这种情况你编的出来就怪了。」我很是不屑。
  夏阿姨无奈委屈的流着眼泪看着我,可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在那一个劲的流泪。

  我深吸一口气,「本来这事和我也没关系,可我忍不住啊,说,那个男的是谁?」我提高语调。

  夏阿姨闻言有点害怕的看着我,还有点疑惑,却是不吭声,因为她到现在都没真正见到那个男的一面,虽然她内心早已确定目标。

  「不说是吧?没关系,我很快就可以查到的,那时候,哼哼……」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夏阿姨这时也发现我有点不对劲,出声问道。
  「我要干什么?我要把那男的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我脸色凶狠的冲着夏阿姨叫道。

  夏阿姨被吓了一大跳,有点怯怯的看着我,「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忽然一笑,说不出的冰冷,夏阿姨又往后缩了缩,「你知道吗?夏阿姨,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女神一样的存在,我妈在家少,我和张昌在一起多,这么长时间下来,你知道我有多仰慕你吗?每天偷偷的瞧你一眼就很开心了,我幻想着以后能娶一个和你一样的新娘。」

  夏阿姨张大了嘴,这才知道自己居然是我的梦中情人,「小……小安。」
  我粗暴的打断夏阿姨,「可是现在不是了,当我发现你和一个男生偷情的时候,我的梦碎了,女神不在了,听到你在厕所里淫荡的叫声,现在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淫贱的荡妇。」我脸色狰狞的冲夏阿姨喊道。

  夏阿姨本来就无限委屈,现在又被我这么恶狠狠地一骂,也来了火气,「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我要告诉你妈妈去。」

  我静静地盯着夏阿姨,一言不发,夏阿姨被我看的毛骨悚然,「你……你要干什么?」整个人向离我的远处挪动。

  我一句话让夏阿姨僵住了,「那阿姨你告诉我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事情的真想偏偏是夏阿姨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这种凌辱实在是让人难以启齿。

  我嘿嘿冷笑,忽然一下扑倒夏阿姨,把她压在沙发上,分别按住夏阿姨的双手,腿压在夏阿姨的大腿上不让她乱动,夏阿姨吓得大叫起来,「你要做什么?我喊人啦。」

  我一句话就让夏阿姨全身僵硬的沉默下来,「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夏阿姨顿时忘记了挣扎,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你……」

  「我什么我,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好,我翻来覆去,想打电话给张昌又不敢,因为我不能确定啊,哪怕只是一丝可能性,我也要证实一下,所以上午我来你家了。」我轻轻的说着,夏阿姨的脸色更加苍白。

  「可我又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你穿着暴露的裙子跟做贼似的溜出家门,我当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我跟了上去,你一路专拣人少的地方走,最后居然跑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旅馆去,你告诉我,你去干什么了?」我愤怒地质问道。

  「我……我……」夏阿姨咬着嘴唇,眼神绝望而茫然。

  「哼,那我来说吧,我在你身后,我又看到昨晚那个男生了,真的长得很英俊,这就是你跟他上床的原因吧?」

  「我没有,」夏阿姨下意识的反驳一句,但一看我讥讽的眼神,再想到自己已经被迫和那个男生发生了好几次关系,顿时说不出话来。

  「随你怎么说啦,我没认错人,虽然昨晚看不太清,可那身形我决不会认错,」说着我抬起一只手,掏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这是张昌拍的,远远的一个男生站在旅馆门口,正是那位家教。夏阿姨死死的盯着照片,伸手欲拿,被我闪开,「怎么,忍不住了?你还说和他没什么?」

  夏阿姨缩回手,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我低头看着夏阿姨,「这男的进去后,你就跟进去了。我在后面也进了旅馆,但你已经进房了。只是这种旅馆白天人很少,所以我很快找到了,房门的隔音效果不错,我听不清楚你们的对话,但你们两人的声音还是能听见的,我可不会忘记你们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尖叫呻吟声、『啪啪啪』的声音,我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做梦也想不到吧,就在你们做爱的时候,我就在外面听着。」

  夏阿姨张张嘴,没有出声,我继续说下去,「昨晚可能是我认错人了,毕竟光线不好,可今天白天呢?我亲眼看见你出了家门,去了旅馆开房,和人上床了。」
  夏阿姨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流着,「不要说了,小安,都是阿姨的错。」
  我闻言一愣,这是要将错就错扛下去用偷情隐瞒其他事情吗?夏阿姨忽然睁开眼,直直的瞧着我,我毫不畏惧的与她对视,片刻后,夏阿姨脸色凄苦的软弱哀求道,「小安,都是阿姨的错,原谅阿姨好吗?不要把这件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尤其是张昌,我怕他受不了这种刺激。」

  我冷笑道,「他受不了这种刺激?那我呢?多少年的梦幻就此破灭,你拿什么赔我?」我激动地大叫起来。

  夏阿姨闻言愧疚的看着我,低声道,「对不起,我……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不为所动,「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哦,对了,叔叔就是警察。」
  夏阿姨顿时紧张起来,「你想怎样?」

  「怎样?我要告诉叔叔,让他把那男的抓起来。」

  「不,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告诉我老公。」夏阿姨连连摇头。

  「现在记得叫老公了啊?昨晚和上午跟别人上床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了?」我见夏阿姨还想说什么,打断她,「你不用解释,也不用说什么,我不想听了。」说完我起身站好,「你自己和叔叔,还有张昌解释去吧。」

  「不!」夏阿姨想起身拉住我,但全身发麻爬不起来,绝望而无助的叫喊道,「别走,求求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夏阿姨有些慌不择言了,说完她也感觉不对,赶紧闭口,紧张的看着我的反应。

  我缓缓转过头,眼神通红,「什么都答应我?」

  「不,不,没有,」夏阿姨紧张的连连摇头,似乎生怕把我刺激的兽性大发,毕竟她也发现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男孩,有能力做任何事情了。
  「怎么?刚说完就不认账了?那个男的又高又英俊,可我也不差啊你为什么选他不选我?」我大声质问道,眼神更加危险。

  夏阿姨顿时张口结舌,不知道我这话该如何回答了,只是紧张的看着我,恢复了几分力气的身体挣扎着爬起来,向后缩去。

  我看了夏阿姨一眼,「你不是喜欢年轻英俊的男生吗?我也可以啊。」夏阿姨只是摇头,不说话,整个人更加缩成一团。

  我摇摇头,「我不会用强的,只是你也休想继续保密,找那个男的偷情,我不动你,可我不会放过那个男的,至于你,哼,自求多福吧。」我转身就走。
  才走没两步,夏阿姨低沉沙哑,颤抖而带着绝望的声音传来,「求你了,你只要不说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

  我没有转头,「真的吗?」

  「真的,可我有要求,只此一次。」

  我转过头,看着夏阿姨无神的面孔,缓缓点头,「好,我答应你,可你必须和那个男的断了关系。」

  「好,」夏阿姨一口答应,可随即脸现难色。

  「怎么?不愿意?」我的脸又沉了下来。

  「不不不,只是那个男的那边,」夏阿姨吞吞吐吐。

  我顿时明了,「那男的不肯?放心,这交给我,这可由不得他。」

  夏阿姨抬起头,眼中多了一份希冀,「你打算怎么弄?」

  「那男的究竟是谁?」

  犹豫半天,夏阿姨终于开口,「请的家教,XX大学大三的学生,」随即介绍了一些基本情况。

  我张大嘴巴,「这家教才几天啊?你就勾搭上了?」

  夏阿姨羞怒道,「不是的。」

  「那就是你们早就勾搭上了,只是找个家教的名义?」夏阿姨见越描越黑,索性闭口不言。

  我冷笑一声,当夏阿姨默认了,「算了,你不说我也不想问了,你是怕那男的还来纠缠是吧?这事交给我,明面上不好走,没关系,我私底下找人收拾他,这种能和学生母亲偷情的能是什么好货色,找到把柄,看我弄不死他。」

  「你……你可别做违法的事。」夏阿姨有些紧张。

  「放心吧,我不会真的弄死他的,只是要他乖乖听话,他难免要吃点苦头,这样才能把事情抹平,不留后患,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照片?视频?」见夏阿姨脸色通红的低头不语,我很是无奈,「好吧,你还真会玩,我会都弄回来的。一个普通大学生而已,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沉默了片刻,我看着低头装傻充楞的夏阿姨,微微眯起了眼睛,看了看时间,居然快五点了,「张昌是不是快回来了?」

  夏阿姨闻言惊讶的抬起头,一看时间,顿时吓得站了起来,「张昌说晚饭前回来,今晚有家教,吃饭早一些,他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你赶快走。」
  我站立不动,「可你答应我的还没做到呢。」

  夏阿姨急急忙忙的过来推我,「赶紧走,我答应你,一定做到,改天,改天一定做到。」

  可夏阿姨那点力气哪里推得动我,「不行,我忍不住了,一定要现在,我可以躲你房间里,等张昌去补习功课,他不会发现的。」

  夏阿姨哪里肯答应风险这么大的事,只是摇头,催我快走。

  我忽然变脸,「你是不是不想履行承诺?故意拖延。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夏阿姨见我突然翻脸,神色害怕,脸色愁苦的求我,「你先走吧,回头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哦,那……两次吧。」我看着夏阿姨,趁火打劫。

  夏阿姨哪知道我如此无耻,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我,对峙片刻,见我神情坚决,夏阿姨无奈的软了下来,「好吧,两次就两次,不许再变了。」
  我见目的达到,点点头,「好,我一定做到,那我先走了。」

  夏阿姨挥挥手,脸色都快要再次哭出来了,「快走快走。」

  我告辞转身离开,出了门,给张昌发了条短信,「你可以回家了。」

  「OK. 」

  回到家不久,就先后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妈妈告诉我不回来吃晚饭,估计几点后回来。另一个则是张昌,「你跟我妈说了啥?整个人看起来好奇怪,好像有些精神了,但又似乎在担心什么。」

  我把下午谈话的重点提了一下,「你妈上钩了,等我这弄完,就该你了。」
  「放心,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趁热打铁,晚上我家没人,我把你妈约到我家来,先坐实了这层关系,这样叫她有口难辩。」

  「行,我有家教脱不了身,我妈应该会同意的。」张昌想了下,点点头。
  「那就先这样。」

  六点一到,我给夏阿姨发了一条短信,让她马上来我们家,并威胁不来我就去她家,同时提醒她穿的漂亮点,如果我不满意,这次就作废不算,她还欠我两次。

  夏阿姨连发几条短信,希望换个时间,可惜我一概置之不理,大概六点半,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一看门外站着的是夏阿姨,打开门把夏阿姨放了进来,「晚上就我一个人,你放心吧。」夏阿姨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袖长裙,把整个胸口和大腿遮的严严实实,裸露在外的半截小腿裹着黑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高跟鞋,我点点头,还行。

  夏阿姨脸色无奈,「你怎么这么猴急?就不能改天么?」

  我嘿嘿笑道,「谁叫阿姨这么漂亮迷人,让人忍不住呢?再说,你的情况我会不清楚,你可不是那种整天待在家里的女人,除了个别周末,你可都是在外面活动的。今晚你出来,谁会在意?」

  夏阿姨张张嘴,没出声,换了鞋站在那,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我伸手拉起夏阿姨的手,夏阿姨想挣开,被我牢牢握住,拉进房间去了。进了房间,我搂住夏阿姨想亲她,夏阿姨明显不愿意,用力挣扎,头左右乱晃,「不要,不要。」
  我松开手,「这就是你的什么都可以?」

  夏阿姨沉默不语,我摆摆手,「不强迫你,把裙子脱了吧。」见夏阿姨仍然不动,我冷声道,「不脱也行,待会玩烂了,看你怎么回家。你想让我帮你保密和解决后患,那你就要兑现你的承诺,否则,呵呵……」我端起放在桌上的一杯加了催情药的红酒,「知道你有点不好意思,喝了,你就放得开了。」

  夏阿姨闻言咬着牙将红酒一饮而尽,慢慢拉开背后的拉链,将连衣裙褪到腰间,再缓缓脱下,里面只剩下一整套的黑色胸罩、内裤和长筒丝袜。我看着呼吸加重,眼神发红,一指床,「躺下。」夏阿姨事到如此,也只能认命了,依言缓缓躺在床上,闭目等待我的蹂躏。

  我脱光衣服,爬上床,缓缓抬起夏阿姨的一只脚,隔着丝袜轻轻吻了一口,接着伸出舌头慢慢舔了起来,夏阿姨的脚趾保养得很好,今天估计洗了不止一次澡,没什么脚味,倒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五个小巧玲珑的脚趾头整齐的排列着,因为紧张而微微蜷曲着,指甲上涂着鲜红的指甲油,隔着丝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我挨个脚趾舔舐,夏阿姨惊讶的睁开眼,看着我,「不要。」

  我抬起头看着夏阿姨,夏阿姨小心翼翼的说道,「脏。」

  我展颜一笑,「阿姨的身体对我来说都是最美丽,最干净的。」接着又低头把脚趾含进嘴里吮吸起来。夏阿姨呆呆的看着我,眼神迷离而复杂,呼吸微微变粗了。我把夏阿姨的脚趾吮吸一遍,又轻轻舔弄夏阿姨的脚背和脚底,夏阿姨想要把脚缩回去,被我按住,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止不住的笑声,「咯咯,不要,好痒啊。」等我舔完一圈停下来,夏阿姨喘着气躺在床上,眼泪都要出来了,「别,小安,别这样了,阿姨受不了了。」

  我不为所动,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继续捧起夏阿姨另一只脚,等我舔舐亲吻完另一只脚,夏阿姨眼神迷离的看着我,眼角挂着几滴泪珠,小嘴微张,几声呻吟声从中传出,我扫了一眼,发现夏阿姨的内裤上隐隐有了一点湿迹,还真是敏感啊,估计和这几天被开发和用药有关。我用脸颊蹭蹭夏阿姨的小腿,丝袜的细腻触感让我心神飘荡,我继续发挥舌功,在夏阿姨的小腿上亲吻起来,而早被折腾的没了力气的夏阿姨只是小腿偶尔抽动,嘴里不时传出因为痒意而发出的轻笑和舒服的呻吟声。随着我舔弄的范围不断扩大并慢慢延伸到大腿,越来越舒服的夏阿姨索性任我摆弄,直到我伸出舌头,隔着内裤,在夏阿姨的阴部舔了一口,夏阿姨一声惊叫,双手按住我的头,「那里不行的。」我将头往上顶了顶,「夏阿姨,我说过了,你身上所有的地方都是我梦寐以求的,」说完我又低头下去亲吻舔舐起来,双手本就无力的夏阿姨很快就浑身瘫软的呻吟着,本来按住我头的双手也变成了轻轻地抚摸。

  等到夏阿姨的内裤被她的淫水和我的口水彻底打湿了,我才继续向上,顺着平坦的小腹到了高耸的美乳,轻轻解开胸罩,扔到一边,我低头顺着乳房的最外围一圈圈向里用舌头画圈,坚挺的小弟弟隔着内裤在夏阿姨的私处磨蹭着,已经被挑起欲望的夏阿姨两条腿紧紧缠住我的双腿,摩擦着,似是渴望我的插入。我还不急着这么快就进入战斗,已经画到乳房顶端的舌头,正围着早就傲然挺立的乳头打转,最后一口含进去,双唇来回轻轻摩擦,夏阿姨满脸红霞,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扭动着,双手搂着我的头无意识的抚摸着。亲完了一只乳房,不能厚此薄彼,又对另一只如法炮制,夏阿姨下身水流不断,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似是恳求,我在胸口亲吻着,沿着精致的锁骨延伸到肩膀,又到脖子,围着脖子两边来回亲吻,夏阿姨再也忍不住了,将我微微推开,看着我,语带哭腔的请求道,「别玩了……你……你……」后面的话说不出口,脸色通红。

  我笑嘻嘻的说道,「你什么?要我干什么你说清楚啊?」夏阿姨瞪了我一眼,忽然两手捉住我的小弟弟套弄了几下,指甲不经意间刮过马眼,我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忍住,我哭丧着脸,「我错了,阿姨,我马上就为您效劳。」夏阿姨得意的笑了一下,眼神有些惊异,似乎没想到我的有这么大,废话,身为主角不大的话那还玩毛啊。我坐起身子,把夏阿姨湿透了的小内裤往下扒,夏阿姨提臀抬腿,很是配合,把内裤丢到旁边,我挺起小弟弟,对着夏阿姨早已湿透的小穴刺去,我假装不熟练进不了洞口,在阴唇附近来回磨蹭,被挑逗的喘息不止的夏阿姨无奈的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她以为我没经验,倒没怀疑我是故意的,另一只手轻轻分开自己的阴唇,引导着我的小弟弟进入。等我的肉棒完全进入夏阿姨体内,一路分开层层叠叠的嫩肉,直抵花蕊之处,夏阿姨和我都同时浑身一震,满足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双手扶住夏阿姨的腰,缓缓抽送起来,夏阿姨满足的闭着眼睛,发出阵阵呻吟声,脸上的表情已经由无奈委屈变成了羞涩中带着一丝渴望,感受着被紧紧包裹的坚挺,我喘息着,身子前倾,把玩起夏阿姨的乳房,又大又软,「夏阿姨,你真是太美了,哦,下面好紧啊……」我的称呼似乎给了夏阿姨极大的刺激,她浑身哆嗦了一下,下面的小穴猛地收缩,我顿时僵在那里,差点没把持住,我停了下来,等夏阿姨略微放松了,我又缓缓抽送起来,并不断加速,夏阿姨羞涩的不肯睁开眼,但双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间,双手紧紧地抓住两侧床单,纵然因为羞涩而不肯大声喊出来,但从嘴边流出的呻吟声不绝于耳,这也是玩弄这些良家熟女的乐趣所在,看着她们一个个娇羞无奈的压抑自己,却又情不自禁的配合我的操干,实在是兴奋啊。随着我又一轮次次直达底部的强力冲击,夏阿姨再也抑制不住的「啊」的大叫了一声,双腿用力紧紧缠住我,几乎要把我的腰夹断了,小穴一下一下收缩着,汩汩热流冲刷着我的龟头。正沉浸在高潮中的夏阿姨忽然睁开眼,脸色有点惶急,「别,不要……」没等夏阿姨说完,依然把控不住的我就交代出去了,股股滚烫的精液直射入夏阿姨子宫,夏阿姨被刺激的眼神发直,半天才憋出后半句话,「……射在里面。」我喘息着伏在夏阿姨身上,和夏阿姨相拥而卧,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阿姨,你究竟是要我射在里面?还是不射在里面呢?」

  夏阿姨不说话,只是喘息着,过了一会,恢复几分力气的夏阿姨一下推开我,还留在夏阿姨体内的肉棒「啵」的一声也随之拔出。夏阿姨又羞又恼,拿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小混蛋,小色狼,叫你不要射在里面。」

  我厚着脸皮,「夏阿姨,这不能怪我啊,你来的那么突然,一下子我就受不了了啊,都没来得及反应就射了。」

  夏阿姨见我这般无赖,索性不再理我,起身一看时间,「啊呀,七点半了,家教结束前我要回去,我出来小昌不知道的。」

  我倒是想再来一次,可妈妈九点就可能会来,我只好放弃这个打算,「夏阿姨,你放心,答应你的我会尽快做到的。」

  夏阿姨穿好衣服,回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之前被人凌辱的痛苦伤心,有被自己儿子的同学,自己的子侄占有的无奈委屈,有自己此刻难言的犹豫挣扎,还有似乎隐隐仍在回味的满足和快感。夏阿姨什么也没说,走了。

  我躺在床上打了个电话给张昌,「搞定了,本来只是让你妈陪我一次,结果下午临走时居然成功变成了两次,你妈对你极其看重啊。」

  「那是,所以我才……」张昌连连点头。

  「还是那句话,尽快把你妈控制住,让她不再追究那个家教的事情,这个一定要快。而要你妈同意和你上床,这事不能急,你妈一下接受不了,可以缓一点来,先从身体接触开始,一步步进逼。我们要先营造一个大笼子,从方方面面影响她,至于什么时候把她逼到床上,那就要看我们的手段了。」

  「要这么慢啊,我都等不及天天干这个骚货妈妈了。」

  「你再考虑考虑,我之前和你说过缓、中、急三策,你再仔细想想,明早告诉我,无论你选哪种,我都支持你。不过我是倾向于中的。」

  「好,我再想想。」张昌语气极为犹豫,「对了,那件事情下午我提了,出乎意料的顺利,回头跟你细说。」

  「嗯。」

  「我妈要回来了,我先挂了啊。」

  九点一过,妈妈回来了,喝着我倒的水,妈妈习惯性的解开了外衣,我眨眨眼,「妈,昨天不是说了嘛,你先去洗澡,我去把客厅空调打开。」

  妈妈闻言一愣,接着笑着点点头,「好啊,我差点都忘了。」

  等妈妈洗完澡,换了一件长袖真丝睡衣,虽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可胸前的饱满却愈加的明显,真丝的触感细腻光滑,我就像直接抚摸在母亲的肉体上一样,妈妈也明显感觉到这种异样的刺激,但极度的舒适感让她并没有说出口,我看见她微微动了动嘴,但随即就闭眼享受了,只是脸色变红了一点,平日里的呻吟声和提醒我轻重的声音今天变少了,但妈妈那开始僵硬,后来越来越柔软的身体表明了妈妈此时的感受。但我强忍着手中传来的细腻触感和心中的骚动,双手绝不超出肩膀的范围,我一直以来的老实行为也是让妈妈放心的一点,她放心随意了,就会自己不经意间产生暧昧的举动,但那就是她自己的问题了,是她慢慢的在自己的心房上打开一个个缺口。我站在妈妈身后,余光扫过妈妈胸前,咦,看这个轮廓,似乎没带胸罩啊,是了,妈妈平时洗完澡就直接睡觉去了,她睡觉不带胸罩的,也就是说她今天仍然是按照平时的习惯,而且她自己也没发现,那我也当没发现,就看她自己什么时候察觉,准备诱惑我几天了。

  按摩完毕,妈妈去整理收拾一下自己就进房了,而我则继续自己的例行活计,全弄完了,转身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谋划着明天的事情,真是辛苦啊,我这么想着,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